首页 男生 都市娱乐 青萍

第768章 谁敢与我一战?

青萍 月关 7349 2021-06-10 21:46

  最快更新青萍最新章节!

   陈玄丘用一匹仙帛,换了一卷美人图,一张九天地域图,一时也来不及看,先塞进储物戒指。

   他独自一人,不属于任何一群,信步游走,因为那高台前最好的位置早被人占了,便站到了天河边。

   这儿算是高台的侧后方位置了,甚至看不到台上人的正脸,但是也算离得比较近。

   突然,人群一阵骚动,有人叫道:“姮娥仙子来了。”

   陈玄丘也向空中看去,就见祥云一朵,载香车一驾,有八名仙娥侍驾,自空而下,停于虚空之中。

   两名玉兔仙娥上前,扶住车上一个女子,自空中款款走下来。另外六名仙娥撒着桂花香瓣,桂花在空中搭成了一道花桥,载着那女子娇软香躯。

   这一瞧去,那袅娜的身姿,如云的秀发,耳垂明月珰,鬟插玉搔头,一身仙衣炫丽夺目,衬得明艳无比,当真是一个绝世香妃。

   陈玄丘不禁暗想,巫人很少与外族联姻,可身为大巫的后羿,却能迷恋于她,且早就知道她是一个修士,也不避忌,可见迷恋之深。

   如今一见,才能明白,难怪后羿会如此倾情。

   姮娥款款落于高台之上,先款款行了几步,曳地长裙拖曳成一副如诗的图画,这才缓缓转身,面向众仙人神将。

   只是在此之前,她先向着天河一面,倒叫站在河边的陈玄丘先人一步,看清了她的样子。

   美是极美的,那眉那眼,那惹火樱唇……

   但是美到极致的女子,其实真要说区别,其容颜还真谈不上太大的区别,倒是那种骨子里透出来的风情,能立时分个高下。

   这姮娥,肩披饰有五彩织绣的帔帛,纱罗对襟的大袖长衫,薄如蝉翼的纱罗衫襦内,诃子裹束着她丰满的酥胸,乳沟深陷,裂衣欲出,勾勒出一道惊心动魄的动人曲线,叫人一眼望去,便目光深陷其中,眼饧耳热的拔不出来。

   只是惊鸿一现,姮娥仙子便转过身去,众多仙人神将瞧见那俏立于台上,胸前玉峰呈露的粉光致致,那雪团晕霞一般的极致妖娆,不由咕咚一声,咽一口口水。

   一剑独尊旷真人抚着胡须,还想强作镇定,只是那手捋在胡须上竟捋不下去,一双眼睛直勾勾的盯在那沃雪一般的所在,若那目光是剑,便是大罗金仙,也早就一剑钉死在那儿了。

   姮娥美目一扫,嫣然一笑,柔声道:“蟾宫姮娥,奉天帝旨意,来北极天招募神将。当然啦……”

   姮娥微微低头,含羞道:“姮娥主动请缨,也有一些私心。只是却不便为外人道了。”

   大家都想,什么私心?不过是想挑一个强大的神将,做自己夫婿罢了。

   这等仙妃玉女,艳光四射,妖娆无双的尤物,若有一夕好合,不知何等销魂,我若今日表现出众,岂不是就有机会成为她的男人?

   这样一想,许多仙人都斗志昂扬起来。

   姮娥轻咳一声,又道:“各位仙人,姮娥这就让出位置,以此台为较量修为之所,愿意承接神职,入我天庭者,可上台来。北极天区域,要招三百名仙人,所以大家各有机会,还请不要错过。”

   她美目一扫,所有的人都认为她是特意深深地看了自己一眼。除了站在河边的陈玄丘,她脑袋后边又没长眼睛,自然顾及不到独立于河边的那个青衣小子。

   人群中,宣妙衣、徐婵云等人只看得目瞪口呆,她们再成熟,也是未出阁的处子,哪里见过这样周身上下无处不媚、处处流露云雨媚意的女人,这一看,连她们都看得呆了。

   “我来!”

   一位仙人只看得血脉贲张,一见姮娥仙子坐上云椅,飞于空中,让出了高台,立即迫不及待地跳上台去。

   只录取便要三百仙人,今日之战,不知有多少仙人要登台,姮娥仙子记得过来吗?先上台的,便能让姮娥仙子印象深刻一些。

   这么想的可不只他一个,马上便有另一个仙人也是叱喝一声,跃上台去。

   这位仙人长刀出鞘,脚踏凌虚,砍向那位仙人。

   那位仙人秀气的脸庞略显狰狞,将双掌一分,一道缚龙长鞭便擎在手中,卷向那位仙人的腰部。

   “轰”地一声,鞭与刀相交,肉眼可见的冲击波荡向四周,激得云椅之上的姮娥仙子仙袂飘飘,莹润秀美的小腿都在仙裙一掀一掀间露了出来。

   于是,便有很多仙人仗着目力惊人,又把目光死死盯去。

   姮娥坐在云椅上,巧笑嫣然。

   她喜欢仗着自己的美色,把男人玩弄得昏头转向的样子。

   而且,她当年为了天帝,付出良多,结果天帝坐稳了天庭之主的位子,给予她的却太少太少。王恶死后,不知怎地消息竟泄露出去,瑶池更是为此百般排挤,她心中也有气。

   今日她是有意为之,此等行为,未尝没有报复昊天之意。

   你不珍视我,自有数不清的仙人愿意把我视作珍宝。

   所以,那台上打得越是激烈,她的笑便越开心。

   她笑得越是甜美,那上台激战的人便越卖力。

   依照规矩,能连胜五局者,即可退下,成为三百候选仙人之一。

   当然,自忖还能再战者,也可以继续挑战,这时你哪怕输了,也依旧是三百候选仙人之一,而战胜你的人,则不必实现连胜五局的条件,可以直接入选。

   但这人若愿继续接受他人挑战,也依旧可以继续守擂。

   这个法子很好,筛选的效率也很高。很快,连胜五局有资格候选神职的仙人便在台侧站了一片。

   一剑独尊旷真人有些等不及了,他不是非常好色之人,但是姮娥这样活色生香的仙妃神女,谁又不想拥有呢?

   更重要的是,她可是号称天庭第一美人儿,占有她,从心理上那种满足感,就不是一个身材相貌不在其下的美人儿所能给予的。

   还有就是,能拥有她,就意味着自己在天庭中的身份与地位!

   迄今为止,拥有过这位美人儿的,只有巫族的箭神后羿,天庭第一战神王恶,自己若能拥有她,就意味着自己拥有不逊于这两个人的本领与实力。

   能靠修为飞升仙界的人,哪一个不是曾经的人间至强者?

   争强好胜之心,他们从未缺失,只是一旦进入天庭,就像某地的一个学霸,进了全国第一学府,全班都是学霸,想永远独领风骚都难。

   但若拥有天庭第一美人儿,那你就是第一,旷真人如何不动心。

   一声音爆,旷真人双剑出现在高台上,大袖飘飘,踏剑而立,道:“我且与你一战!”

   站在台上的那位仙人已连战九人,力本将竭,原想着若是对手不强就再战一场,夺个十连胜更好听些。

   可一见来的是一剑独尊旷真人,再瞧他这动静自如的出场方式,便知若是一战便会出丑,所以微微一笑,道:“本仙人不战了,旷真人请!”

   说罢,这位仙人纵身一跃,便落到了候选阵营中。

   他未与旷真人一战,旷真人就要连战五人,才有资格入选。

   旷真人威风凛凛地向台下一扫,就像一只骄傲的公孔雀张开着它美丽的羽翼:“谁来与我一战!”

   “我!”

   人群中一声大喝,旁边的人左右一分,现出一个人来,旷真人目芒一缩,失声道:“紫霄公子?”

   紫霄公子先前受徐婵云那一剑,伤势着实不轻,但此刻看来,竟已完全痊愈了,看来紫霄仙人是真的宠爱他,不知用了什么灵丹妙药,才这么快修复他的仙人之躯。

   紫霄公子一步步向台上走去,狠狠盯着旷真人,道:“当日仙人居一战,叫你白白捡了个便宜。但本公子可没有认输,今日当着天下英雄,正好一决胜负。”

   旷真人仰天大笑:“紫霄公子,就算你师父来了又如何?更何况是你,你非要当着诸天仙人出乖露丑,我成全你!”

   紫霄公子纵身一跃,一掌拍出,一道紫雷带着难以想象的巨大力量,猛然轰向旷真人。

   旷真人举轻若重,手中剑灵蛇一般抖动着,挑向紫霄公子手中的神雷。

   陈玄丘没怎么看那台上战斗,他九尾一开,现在就已经是太乙境巅峰,摸到了大罗境门槛的大修士,这些仙人神将的本领,可不够他看的。

   他在想,今天难得聚集了这么多仙人,眼下他们都是为了名、为了色、为了利而来。

   稍后,比武结束,选出三百神将,那聚集而来的仙人们就此散去?

   太浪费了,应该发挥人民群众汪洋大海一般的力量,让他们为找出我父母尽一份力量。

   不如我从葫中世界弄一件天材地宝丢出去,就说是从首天狐封印宝藏中流失出来的。众仙人见了,必然会起贪心,只怕这北极天要被他们翻个底朝天,那我不就有机会了?

   陈玄丘越想越觉得有道理,便把神识沉入了葫中世界。

   他甚至没有惊动吉祥,反正葫中世界此时还如这大千世界当初的鸿蒙时代。有巨量的天材地宝还没有被生灵发现,他只要细细寻找,总能找到一样足以动人心的,抛出来为饵,引诱这些仙人为他所用。

   高台上,紫霄公子与旷真人一战,迅速进入了白热化状态。紫霄公子真是得了紫霄仙人的真传,但是与旷真人这样了不起的剑修决斗,时间一久,经验、历练、应变的反应,这些 方面的短处便渐渐显现出来。

   “呀~~”

   紫霄公子也知道久战必败,不由使出了绝招,双掌一合,望天一举,白云涌动间,高空闪烁出无数道雷电,俱都往他手上聚合,一时间电流激荡,天地变色。

   旷真人一见紫霄公子使出了大招,也是将剑一举,那种睥睨天下、万物尽诛的无上气势也尽显无疑。

   一道闪电,凌空劈落,逞吞吐天地、日月失色之威,强大的电流贯穿了虚空,向着旷真人斩杀下来。

   旷真人面色凝重,蓦然长剑一扬,周身上下,突然爆发出刺目的光芒,整个人被光融化了一般,与那手中剑合为一体,万道剑芒,向四周激射。

   万剑归宗,人剑合一。

   这一剑之快,就连闪电都追之不及,巨雷轰在旷真人原本的位置,而旷真人已经冲到紫霄公子面前,与之四目相对,面目只隔寸许。

   他手中的剑,已经贯穿了紫霄公子的手臂,再度洞穿了他的肩膀,所伤的位置,与当初徐婵云那一剑分毫不差。

   “你,败了!”

   旷真人狞笑道,剑势一振,紫霄公子汤苗新便跌下台去,他这次伤的更重,手臂上的伤还在其次,内腑也被震伤了,竟尔昏了过去。

   旷真人将剑一扬,剑尖上三滴金血振空而起,旷真人大喝道:“还有谁敢与我一战?”

   慑于旷真人之威,高台之下,竟无一人应和。

   旷真人威风八面,再度喝道:“谁敢与我一战!”

   台下依旧寂静无声。

   他已胜了一场,若再连问四声,无人挑战,便算过关。

   而能不战而连过五关,在今日诸仙之中,他还是头一个,那自然是威风无比。

   旷真人已经向云中那道袅娜的俪影睨了一眼,目中满是得意。

   “谁敢与我一战!”

   旷真人得意无比地喊出了最后一声。

   人群中,突然传出一个冷静无比、浑厚无比的声音:“我!”

   就见一人,一身古铜色的腱子肉,身材健硕无比。

   他腰系草裙,赤着双足,长发披肩如雄狮,肩后背一张长弓,龙行虎步,向高台走来。

   PS:三更过万,求点赞、月票!

目录
设置
手机
书架
书页